Suncity

難民危機將把德國和歐洲引向何方?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5/09/19 09:30:35 作者:孫進
字號:AA+

導讀: 難民危機對德國和歐洲是機遇,更是挑戰,既關係到難民的未來,也決定著德國和歐洲的前途。在接收難民時,包括德國在內的歐洲各國都應該慎重、理性和量力而行。救助難民的人道主義義務和責任沒有上限,但是一個國家及其國民的承受能力有上限。難民來歐洲是為了分享歐洲的和平與繁榮。他們應該也不希望看到一個社會共識被撕裂甚至最終分崩離析的歐洲。

這些天,愈演愈烈的歐洲難民危機成為德國公共輿論的焦點,也引來全球關注。歐洲難民危機的始作俑者是誰?敘利亞爆發內戰已逾4年,為何直至今日才有這麽多難民湧入歐洲?難民為什麽偏愛去德國?德國又為什麽積極接納難民?德國老百姓對難民是什麽態度?德國社會是否能夠消化近百萬新難民?難民危機將把德國和歐洲引向何方?這些都是目前不少人關心的問題。

63d6b1ad55a087434e27f777357785cd.jpg

默克爾與難民自拍留影

誰是歐洲難民危機的始作俑者?

在俄羅斯總統普京看來,歐洲難民危機的始作俑者是美國和歐洲等西方國家,難民潮是西方在中東和北非等地推行錯誤外交政策的“必然結果”。這種外交政策的錯誤在於要把自己的標準強加給別國,不顧當地的曆史、宗教、文化特征和國情。中國和俄羅斯當初都曾反對西方軍事幹預敘利亞,所以普京的觀點基本上也可代表中國的看法。西方則更傾向於將引發西方軍事幹預的專製者視為罪魁禍首。在德國,曆來親近美國的主流媒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大討論是誰導緻了這場危機。即便有人提及也往往將其歸咎於伊斯蘭極權主義或獨裁政權。明確將美國領導的西方稱作“主要責任者”的是當初反對西方軍事幹預敘利亞的左派政黨人士。近來,由於美國冷眼旁觀歐洲應對難民危機激起了公憤,德國有些媒體才開始把這筆舊賬算到美國頭上,要求美國提供支持。

為何現在才有這麽多難民入歐?

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第一,如今來歐洲的許多難民,此前曾在鄰近國家(土耳其、約旦和黎巴嫩)避難。經過4年多的等待,他們認識到敘利亞內戰不會在短期內結束,重返家園的希望落空。與此同時,難民營中人滿為患,居住條件惡化,短期內也無望解決。眼看著寒冷的冬季馬上就要到來,所帶的積蓄也將要耗盡,所以,他們決定謀求新的出路。有些來自敘利亞境內的難民,也因為多年戰亂感到前途無望加入避難的隊伍。青壯年男性選擇避難部分也是為了逃避征兵。

第二,難民選擇來歐洲一是因為地理位置接近,二是因為通過電視或社交媒體看到那些抵達歐洲的難民過得很好。已在歐洲安定下來的難民也鼓勵親友前來歐洲團聚。這種需求促進了偷渡組織的發展。它們又通過誘惑性的宣傳喚起了更多的需求。有了蛇頭提供的“專業化服務”,前往歐洲的夢想不再遙遠。

第三,土耳其、塞爾維亞等鄰國因為不堪重負,故意打開邊境放行,讓難民前往歐洲。偷渡的難民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擔心被抓住後受到懲罰。

第四,和平、穩定、富裕的歐洲,尤其是德國,在戰亂地區有很高的聲望,對難民具有極大的吸引力。來自敘利亞的難民發現,德國正在張開雙臂歡迎他們,隻要進入德國國境,就可以獲得避難權(目前申請成功率接近100%)。他們都不想錯過這難得的曆史機遇,於是蜂擁而至。伊拉克、阿富汗等地的難民也聞風而來。

最後,氣候也是一個重要的影響因素。夏季的地中海比較平靜,對偷渡者而言相對安全,利用陸路前往歐洲可以在野外露宿,因此,大量難民集中選擇在夏季前來,導緻歐洲各國一時難以應付,出現危機。

難民為什麽偏愛去德國?

大量難民湧入德國主要有三方麵的原因:第一,在歐洲,德國經濟發展最好,社會穩定,教育、醫療、社會福利以及給難民的待遇和保障都很好。政府和民眾目前都樂於接收難民。與那些抵製難民、經濟發展落後的東歐國家以及危機纏身的希臘、西班牙等國相比,德國無疑是更好的選擇。第二,因為德國在此前已經接收了許多來自這些戰亂地區的移民,所以難民來德國可以投親靠友。第三,德國的文化(思想家、汽車、足球等)對難民具有吸引力。當然,也有不少難民是盲目或偶然來德。其中,有人是聽從了蛇頭的建議,有人是為了借道前往法國或瑞典,結果被德國扣下,還有人是因為其他歐盟國家不願意接收難民,故意放行,將他們送到了德國。

德國為什麽願意接納難民?

德國接納難民既是出於人道主義的義務,也有一係列現實的考慮,如改變德國前段時間因右翼分子焚燒難民營而形成的排外形象,扭轉處理希臘危機時給人留下的強硬、冷血的印象,為二戰曆史贖罪,為支持西方幹預他國的後果承擔責任,緩解人口老齡化和勞動力短缺問題,通過以身作則占據道德製高點以便於領導歐洲等。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德國政府有這樣的實力(強大的財力,應對大規模移民的曆史經驗,製度化的難民安置體係),並且國內有支持政府這麽做的民意。這其中有許多因素都是其他歐盟國家所不具備的,所以,他們的積極性也沒有德國這麽高。

德國百姓對難民是什麽態度?

民意調查顯示,多數德國人對於幫助難民的積極性很高,但對於是否應該接受更多難民的態度是分化的。縱火焚燒難民營的右翼分子和在火車站鼓掌歡迎難民的德國民眾隻是兩個極端,均不足以代表德國。就社會階層而言,社會中上層人士教育水平高,知道由於人口老齡化,社會經濟的發展和福利製度的維係都需要新移民,所以傾向於接收難民。社會下層民眾因為麵臨和難民爭奪社會福利、廉價住房和低技能工作而感到想說愛你不容易。這也意味著,德國政府大舉接納難民的政策並不符合所有階層的利益,為此項政策遭遇抵製埋下隱患。

德國是否能夠消化近百萬新難民?

德國今年預計將會迎來80萬難民。在默克爾9月初傳遞出歡迎難民的信號後,這一數字被上調至100萬。人們都在擔心德國是否能夠一下子消化這麽多難民。德國的國家領導人對此很樂觀。默克爾總理表示,“我們做得到”,並且不用額外增加稅收。副總理加布裏爾表示,連續幾年每年接收50萬難民沒有問題。德國看起來具備安置難民的財力。但問題在於,安置難民並非隻是錢的問題。

聯邦移民與難民署積壓的避難申請堆積如山,審核人員嚴重不足。德國各州難民接待處已經人滿為患,不得不在政府辦公樓、軍營、體育場、校舍等地設置臨時安置處,還計劃強製租用德國人的閑置房屋。但難民還在源源不斷的到來,工作在第一線的地方政府官員已感到瀕臨崩潰。雖說安置難民十分困難,但尚可克服。真正嚴峻的挑戰是日後讓難民融入德國社會與文化。恰恰是在這方麵,德國有很多的問題,很少的成功經驗。因此,消化100萬新難民即便不是“不可完成的使命”,也注定會很難。德國在上周日出人意料地恢複邊境管製已讓人看出德國的無奈。

難民危機將把歐洲引向何方?

大量湧入的難民及隨後趕來團聚的家屬,將會改變德國的人口結構。這有助於緩解人口老齡化,提供社會經濟發展所需的勞動力。德國為應對難民危機投入的大量資金也會在短期內起到提振經濟發展的作用。這是好的方麵。問題是,難民中隻有十分之一的人有可能直接進入就業市場。這意味著,大量難民要長期依靠德國政府的救助,增加德國政府的財政負擔,危及現有的社會福利製度。此外,如何將以穆斯林為主的難民融入信仰基督教的德國社會也是很大的挑戰。

這裏說的也同樣適用於歐洲其他國家。德國和歐洲的未來不僅取決於穆斯林移民融入當地社會的意願和能力,也取決於當地社會學會包容和適應穆斯林移民的能力。如果能夠實現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和諧共融,就會出現一個更加多元化的新歐洲。如果文化融合失敗,歐洲就會成為兩大宗教與文化麵對麵博弈與衝突的戰場。抗議遊行將會成為常態,反移民、反歐元、反歐盟的右翼政黨有可能會順勢崛起,將歐盟送入墳墓。

因此,難民危機對德國和歐洲是機遇,更是挑戰,既關係到難民的未來,也決定著德國和歐洲的前途。在接收難民時,包括德國在內的歐洲各國都應該慎重、理性和量力而行。救助難民的人道主義義務和責任沒有上限,但是一個國家及其國民的承受能力有上限。難民來歐洲是為了分享歐洲的和平與繁榮。他們應該也不希望看到一個社會共識被撕裂甚至最終分崩離析的歐洲。

(作者係北京師範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教授、留德博士)

責編:司舒逸 (如需版權合作請聯係 hezuo@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來源海疆在線)

網友評論

評論內容
分享
Sunci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