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city

分割線
蘭州戰役:解放西北的最後決戰
來源:學習時報 2020/03/02 09:33:58
字號:AA+

導讀: 8月4日午時,彭德懷向各兵團下達進軍蘭州殲滅青馬的命令,擬以一部兵力鉗製寧馬,集中絕對優勢兵力首先殲滅馬步芳部,並相機殲擊增援蘭州之敵。至26日2時,第3軍攻占蘭州西關,火力控製住黃河鐵橋,切斷了敵軍退路,後迅速攻入城內,與南山潰敵展開了激烈巷戰。

蘭州戰役是解放戰爭在西北的最大追擊運動戰與攻堅戰相結合的戰役,是解放西北的最後決戰。戰役的勝利,殲滅了馬步芳的精銳主力,粉碎了國民黨政府盤踞西南、屏障西北、待機卷土重來的企圖,大西北再無強敵。

“隻要平涼戰役能殲二馬主力,則西北戰局即可基本解決”

1949年下半年,解放戰爭進入最後階段,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殘敵,向華東、華南、西南和西北發起進攻。蔣介石集團雖然敗局已定,但仍不甘心失敗,妄圖保住西北,據守西南,以待他日卷土重來。

扶眉戰役後,胡宗南殘部退守秦嶺、漢中,馬步芳部(簡稱青馬)撤至靈台、崇信、隴縣地區,馬鴻逵部(簡稱寧馬)退至長武、涇川地區。為挽回敗局,二馬在靜寧召開軍事會議,製定了平涼會戰計劃,準備在平涼地區與第一野戰軍決戰。

針對這一情況,1949年7月20日,毛澤東電示第一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隻要平涼戰役能殲二馬主力,則西北戰局即可基本解決。往後占領甘、寧、青、新四省,基本上隻是走路和接管問題,沒有嚴重的作戰問題。”遵照這一指示,第一野戰軍決定抓住有利戰機,以1個兵團牽製胡宗南部,用3個兵團舉行打馬戰役。

由於二馬各懷異心,平涼會戰計劃隨之破產。麵對這一局麵,國民黨政府召開了西北聯防會議,策劃了蘭州決戰計劃,決定由馬步芳部撤至蘭州,憑險據守,將第一野戰軍主力吸引至蘭州城下,會合馬鴻逵部與胡宗南部予以夾擊圍殲。

“我們不怕他守,而是擔心他跑掉。如果他真的不跑,就到了我們把他消滅的時候了”

蘭州是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公署所在地,是西北政治、軍事中心,地理上又是連接甘、寧、青、新四省的樞紐。蘭州城夾山帶水,地勢險要,東西長20公裏的南山是全城的天然屏障。抗日戰爭時期就構築了國防工事,後經多年增修,形成了堅固的防禦體係。馬步芳將其主力幾乎全部布防在蘭州,並讓其子第82軍軍長馬繼援親自坐鎮指揮。其部署為:第82、129軍又2個騎兵師、3個保安團共5萬多人據守城區,兵力重點分布在南山的馬家山、營盤嶺、沈家嶺一線;第91、120軍和馬鴻逵部第81軍共3萬餘人,部署在蘭州東北的靖遠和景泰沿黃河兩岸地區,以保障蘭州左翼安全,並相機側擊解放軍;新編騎兵軍防守於洮河、臨洮地區,以保障蘭州右翼安全。敵人依山夾河而陣,易守難攻。馬步芳父子吹噓“蘭州是攻不破的鐵城”。

蘭州是解放大西北必取之戰略要地。青馬擺開架勢,死守蘭州,進行決戰。彭德懷認為,這是我們求之不得的好事情。他說:“我們不怕他守,而是擔心他跑掉。如果他真的不跑,就到了我們把他消滅的時候了。”8月4日午時,彭德懷向各兵團下達進軍蘭州殲滅青馬的命令,擬以一部兵力鉗製寧馬,集中絕對優勢兵力首先殲滅馬步芳部,並相機殲擊增援蘭州之敵。

自8月9日起,第一野戰軍三路大軍向西挺進。右路第19兵團首先從平涼、固關等地出發,沿西蘭公路向蘭州方向攻擊前進,先後占領華家嶺、會寧、定西等地,至19日進至蘭州東南25公裏的定遠鎮以東地區,同時攻占了豬咀嶺、張中店;中路第2兵團於10日從秦安地區出發,經通渭、內官營鎮、新營鎮,攻占榆中、洮沙等地後,於19日占領蘭州城南20公裏的阿幹鎮,按計劃抵進蘭州城西、城南;左路第1兵團及第62軍於11日出甘穀、武山,接連解放隴西、漳縣、渭源、會川等縣城,殲滅國民黨甘肅保安旅旅部及第8團1400餘人。16日攻克臨洮,迅速修複被青馬破壞的洮河大橋,於20日解放康樂,並向臨夏發起攻擊。至20日,第一野戰軍完成了進攻蘭州的各項戰鬥準備。

三路大軍同時發起攻擊

25日7時,第一野戰軍向蘭州發起總攻。首先以猛烈的炮火轟擊,繼以爆破掃除障礙,而後向敵陣地的削壁、堡壘和層層防線實施突擊。第63軍一部進攻東崗鎮並在響水子沿河警戒。第65軍及63軍之一部進攻馬家山敵第100師陣地,殲滅當麵之敵後,向城東關發起進攻。第6軍進攻營盤嶺敵第248師陣地,而後向城南關發起進攻。第4軍向沈家嶺之狗娃山敵第190師陣地進攻,而後向城西關發起進攻。第3軍向七裏河進攻,並以第7師配合兄弟部隊攻擊狗娃山,得手後沿黃河南岸東進,奪取黃河鐵橋;第9師攻占七裏河地區並配合第7師奪取西關,控製鐵橋;第8師封鎖蘭新公路。西北戰場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在蘭州城郊展開。

沈家嶺是敵主陣地,被稱為“蘭州鎖鑰”,奪取沈家嶺,就等於打開了蘭州的大門,可以直搗蘭州西關,控製咽喉要地黃河鐵橋,截斷敵人唯一的西逃退路。擔負沈家嶺主攻任務的是第4軍11師31團。戰鬥打響後,團長王學禮指揮2營首先發起攻擊,1營隨後跟進,戰士們僅用10多分鍾,就攻破了敵人第一道防線。接著,又用集束手榴彈投向敵群,迅速占領第二道防線。敵實施反突擊,企圖奪回陣地,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拚殺爭奪,傷亡都很嚴重。王學禮將預備隊第3營投入戰鬥,在友鄰第33團的支援下,連續打退敵人多次反攻,下午6時,第4軍完全占領沈家嶺。

臯蘭山的主峰營盤嶺工事強固,第6軍組成的炮兵群以猛烈的炮火支援步兵衝擊。當第17師50團衝到第一道削壁時,突破口未炸開,敵人憑借鋼筋水泥暗堡拚命抵抗,幾次爆破和攻擊均未成功。在該團突擊隊主攻營盤嶺正南敵陣地的同時,第16師46團主攻東南敵軍陣地。炮兵群集中火力,猛轟敵主陣地,摧毀其眾多火力點,掩護第46團突擊隊進攻。炮火轟擊後,步兵以迅猛的動作衝向敵陣地,和敵人展開肉搏戰,子彈打光了,就拚刺刀,刺刀拚彎了,就空拳和敵人廝打。至17時,後續部隊又突破二、三道削壁,第6軍終於攻占了營盤嶺。

馬繼援見城郊陣地一日之內相繼丟失,而胡宗南、馬鴻逵的援兵卻不見蹤影,遂對堅守蘭州失去信心,最後決定於19時後趁黃昏夜幕之際從黃河鐵橋秘密撤退。

與此同時,迂回到蘭州西關的第3軍7師19團8連迅速向黃河鐵橋進攻,敵守橋部隊頑強抵抗,第8連集中火力支援突擊隊衝擊。此時,敵軍大批湧上橋頭,企圖奪路而逃,鐵橋上一片混亂,不少敵官兵落水或泅渡時淹死。至26日2時,第3軍攻占蘭州西關,火力控製住黃河鐵橋,切斷了敵軍退路,後迅速攻入城內,與南山潰敵展開了激烈巷戰。7時占領城內主要據點,11時攻占黃河以北的白塔山。此時,第6軍及其他部隊也先後攻入城內。第19兵團第63、65軍直插東稍門,共同消滅了城內殘敵,蘭州獲得解放。

蘭州戰役是大西北解放進程中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大決戰。負責左路作戰指揮的王震說:“蘭州戰役是解放大西北的最後一次戰役決戰。蘭州戰役的勝利,對徹底消滅西北國民黨反動軍隊,肅清全國反動殘餘勢力,對全部解放西北五省遼闊的祖國疆土,都具有非常偉大的曆史意義。”

原標題:學習時報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係banquan@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Sunci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