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city

分割線
發掘反映時代本質的曆史細節 ——追憶趙俊達對搶救軍史的貢獻
來源:海疆在線 2020/03/09 11:33:58 作者:高戈裏
字號:AA+

研究曆史,能否透過現象看本質,除了避免一葉障目隻見樹木不見森林等思想方法,還有立場問題,即立足點要站在草根大眾而不是站在少數精英一邊,來審視曆史事件,臧否曆史人物,因為,“人民隻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曆史的真正動力”,無視草根大眾的時代需求,必然偏離浩浩蕩蕩的曆史趨勢。

我的同學趙俊達整理他父親筆記並首次披露不少軍史細節時,就透過現象抓住了曆史人物和曆史事件的本質。

圖片1

趙俊達同誌

俊達的父親趙國璋伯伯是中共地下黨員,潛伏敵營期間曆任國民黨第六十軍暫編二十一師代理參謀主任、第一八二師五四五團副團長等職,曾直接參與策反暫編二十一師隴耀師長的工作,並單獨與隴耀交談多次,1948年10月17日國民黨第六十軍在長春起義時,曾澤生軍長的臨時指揮所就設在趙國璋的宿舍內,該部被成建製地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十軍後,趙國璋在該軍曆任第一四八師四四四團團長、軍作訓處長、軍炮兵室主任等職,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期間,趙國璋率第四四四團堅守修理山,於“聯合國軍”主要進攻方向上抗擊“聯合國軍”主力一個加強師的進攻,獲得誌願軍總部的通令嘉獎。趙國璋伯伯雖然英年早逝,但留下了不少工作筆記和日記,包括地下工作時期的筆記,還有用戰爭年代購買的相機拍攝的不少曆史照片。

圖片2

趙國璋51年11月在朝鮮西海岸

俊達是在聽父親講故事中長大的,積勞成疾的父親1964年因病離職休養後,俊達聽到的故事就更多了。

趙國璋伯伯1972年7月2日病故,享年55歲。病故前,成都軍區根據解放軍總政治部關於趙國璋同誌對革命有過特殊貢獻的回複,曾兩次派出直升飛機將他送往成都軍區總醫院搶救。這在那個年代,非常罕見。1972年7月9日,經總政同意,民政部批準趙國璋為“革命烈士”。

趙國璋伯伯最後定居四川樂山。無巧不成書,隴耀師長從部隊轉業後,在樂山行署任副專員。於是,俊達從部隊退役後便成了隴耀伯伯的忘年交、酒友,並從生性豪爽、率真的隴耀那裏,聽到了不少他老人家敞開心扉的往事回顧。

而當記憶力極好的俊達從繁忙的工作中退休下來,於閑暇中整理父親的遺物和筆記時,父親和隴耀伯伯講述的經曆、見聞,也就自然而然地被父親生前的筆記串聯了起來。

俊達首次披露的軍史細節很多,本文隻舉兩例:

曆史細節一:鄭司令官好壞二三事

——評價曆史人物警惕泛道德主義傾向誤導的認知歧途

熟悉我軍曆史的人都知道,指導紅四軍第九次黨代會的“中央九月來信”曾經批評過紅四軍第七次黨代會上開展批評“離開政治立場”的錯誤傾向,據此,紅四軍古田會議決議提出了“批評要注意政治”的糾正辦法。

改革開放後,相當一部分影視作品中的國民黨官佐形象,雖然一改過去“人格醜化”的極端偏向,但卻滑到了“政治美化”的另一極端。其中原因之一,就在於“離開政治立場”的敘事方法。比如,在人們講到長春解放史時,對原國民黨東北剿總副總司令兼第一兵團司令官鄭洞國,有人就說他是“好人”,而另一些人則批評他“不厚道”。

麵對上述爭議,俊達首先通過披露父親趙國璋親曆的一件事情,肯定了鄭洞國在國民黨將佐圈子裏口碑:

1948年5月,長春機場被圍城解放軍攻克後,長春守軍的糧食補給隻能依賴飛機空投。為統一收集空投物資,鄭洞國設立了東區和西區兩個接受空投物資指揮部,任命趙國璋為空投東區指揮。

圖片3

1948年夏秋趙國璋在長春的宿舍前留影。

長春起義時曾澤生軍長的臨時指揮所就設在這間宿舍裏。

圖片4

趙國璋在長春的宿舍內

趙國璋生前曾一臉苦笑著對兒子說:

在當時的情況下,“空投東區指揮”這個差使實在沒法幹要維持接收空投物資秩序?那是做夢!餓極了的士兵天天都在現場打架,饑寒所迫的長春市民拚死也要來搶點救命糧。在維持接收空投物資秩序的過程中,我們揮揮拳頭、舞舞棍棒也就算了,實在不聽招呼,動刀、鳴槍也管不住的,隨行的軍法處就要抓人了。可是,餓到了幾近絕望的程度,就是抓人,也還是壓不住啊!……鄭洞國曾幾次親自來到空投現場,每次看到那種亂象都氣得大發雷霆,責怪我:“為什麽按壓不住?沒人聽就開槍!”

俊達記得:父親趙國璋曾多次跟隨曾澤生軍長赴兵團部討要應得的空投糧食。父親認為,鄭洞國在分配空投糧食問題上“還算公道,也挺可憐”,因為“兩個軍為了幾包大米爭吵起來,都要找他來拍板”,自然,還有一番感慨:當時在空投現場,鄭洞國僅僅是發發脾氣,如果他當場硬逼著我們開槍,那就慘了。

事後,拒絕開槍彈壓搶糧士兵和搶糧民眾的中校副團長趙國璋,不但沒有受到鄭洞國的任何責罰,反而受邀參加了鄭洞國主辦的通常隻有將軍一級官員才有資格參加的一次盛宴。

俊達落筆的這次盛宴,沒有停留於顧念長官“厚道”的狹小的個人恩德感受層麵,而是用鮮活的史實,把讀者帶入了一個呈現曆史人物社會本質的曆史狀態和曆史潮流之中。

俊達寫道:

說起兵團部,父親最難忘的是,1948年中秋節,蔣軍在長春已近最後關頭,鄭洞國故作鎮靜,強裝笑顏,居然在他的公館舉辦了中秋晚會。他是比較洋派的人,除了雞鴨魚肉、還有美國罐頭、洋煙洋酒,外加樂隊,吹吹打打,聚集了一堆軍政官員和他們的家屬,翩翩起舞,在淒慘的愁雲下過了一個中秋之夜。最出人意料的是,晚會上竟然放了不少花炮,引得眾人一陣驚呼,表麵上鼓掌叫好,其實是驚得目瞪口呆。……那個場麵和長春的當時餓殍遍地的淒慘景象對比何等強烈!父親曾經很想寫篇文章把這件事情記錄下來,標題是《中秋月夜開花炮 慶祝鄭公館舞會》,可惜具體內容就沒來得及寫了。(1963年)拍攝電影《兵臨城下》時,父親把這些情況向長春電影製片廠作了介紹,得到了采用。

俊達還披露了一件當時更讓父親目瞪口呆的曆史細節:

第六十軍反蔣起義後,奉命開出長春城,進駐九台接受整編。父親被東北解放軍長春前線指揮部留在了城內,參加接管敵偽機關以及清理敵特檔案的工作。那時,令父親最為震驚的,是國民黨第一兵團部的那幫家夥無視民間疾苦,在兵團部後院為兵團部的高官養了幾條奶牛,而且奶牛吃得比市民、士兵都好。每每說到這裏,父親總是義憤填膺:國民黨守軍早點放下武器,長春怎麽會死那麽多人呢?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國民黨不垮台真是天理難容。

俊達的研究成果表明:評價起義投誠將領,如果立意展示孤立於階級解放曆史大潮之外的“人性”,僅僅糾結於道德層麵的“好人”“壞人”,混淆新舊道德的本質區別,必然無法解釋他們何以不早日棄暗投明,非得捱到走投無路之日?必然無法解釋他們最終何以心悅誠服地認同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翻天覆地的社會革命?必然無法解釋他們最終何以披肝瀝膽地與舊我決裂,融入思想改造的曆史大潮?

值得警醒的是,秉持西化的“人性論”,糾結於超階級的個人“品行”,即使落筆者無意,也很容易誤導讀者沿著“普世人性”——泛道德主義的唯道德是論——“各為其主”——“勝王敗寇”的思路,進而滑入否定中國革命戰爭正義性的認知歧途。

我就遇到過這類迷途者——某果粉曾在網上強辯:國民黨軍官就像《亮劍》裏的楚雲飛那樣,沒有什麽階級壓迫。

曆史細節二:起義將領“親隨”二三事

——評價曆史事件切忌先入為主的主觀結論

我在創作長篇紀實文學《心路滄桑——從國民黨六十軍到共產黨五十軍》(四川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二版)之初,接觸了不少落實起義人員政策的案例。我對這段曆史的認識,經曆了一個曲折過程。醒悟後,我把重新確立認識所依據的一係列複雜的史實寫入了書中。此處按下不表。

對上述案例,有人認為,這是改造起義部隊之初所犯的“左”的錯誤的後果。個別人甚至把改造起義部隊之初的組織調整,視之為控製部隊而“架空”起義將領。

解放初期對少數起義人員的處理,確有冤案錯案,但從整體上看,簡單地概括為“左”的錯誤,失之於局部、表象、主觀、片麵。

俊達首次披露父親趙國璋清理國民黨特務機關檔案見聞,對此作了很有說服力的注解:

國民黨第六十軍1948年10月17日在長春反蔣起義後,於當日午夜撤出長春城。趙國璋率部於次日拂曉剛到九台駐地,就被接到解放軍圍城兵團政治部,受領了帶隊進駐國民黨特務機關——長春警備司令部督察處,清理敵特檔案等任務。行前,解放軍圍城兵團政治部聯絡部部長劉浩鄭重叮囑:“一定要把這支起義部隊清清楚楚地交給人民!”

5

趙國璋潛伏敵營時的筆記本及扉頁說明

趙國璋清理敵特檔案的結果,讓他大吃一驚——保密局(前身是軍統)的這幫酒囊飯袋,沒多少本事整地下黨,卻大有本事為控製這支雜牌部隊搜集不少第六十軍將領的“黑材料”,如某長官用若幹根金條在某城市買了棟四合院,某長官將若幹金條寄回老家買地購房,某長官姘居了某女郎……

更讓趙國璋吃驚的是,這些“黑材料”多是第六十軍內部軍官提供的,有的還是將領身邊的“親隨”。一份特務機關的財務清單表明,他們當中甚至還有人在特務機關領了“賞金”。

趙國璋的這段回憶,有國民黨特務機關的檔案為證:特務機關第一二八號組員等,通過“感以財物,食以甘味,千方百計煽起彼之愛國觀,感激以正義,曆經八日”後,第六十軍某長官的某“親隨”於1947年9月12日夜,將起義將領潘朔端私下給該長官的策反信,從長官家中“竊出交與一二八號組員”。

說到這位“親隨”,有人曾問我,是不是如今在世的某老。我判斷不是,並告之:當年對該將領的多位“親隨”的處理,是有政策、有區別的——在後來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中,有的被判有期徒刑,有的被資遣回鄉,而有的不僅留隊繼續任用,還參加了抗美援朝。這位被特務機關徹底收買的“親隨”,很可能是另外一位,即鎮壓反革命運動期間被判有期徒刑的那位。

起義將領身邊的“親隨”都如此,改造起義部隊之初的組織調整,誰敢鬆懈?

改革開放後,落實起義人員的政策又是“一風吹”,包括破壞起義的人員也落實了政策,還享受了幹部離休待遇。這雖然是另外一個話題,但足以說明複雜的客觀曆史不是簡單化的主觀臆斷“想當然”所能概括的。

俊達落筆到此,自然而然地講到了父親趙國璋的一個重要感受:

在國民黨軍隊,上上下下幾乎個個滿口“忠義道德”。

但趙國璋看到的,是舊軍隊“忠義道德”的虛偽性——敗勢之下,各打各的主意,敗仗之時,各顧各的“前程”;是舊軍隊舊道德的脆弱性——在追逐私利的舊軍隊,受私利誘惑而不“忠”,由私利驅使而不“義”,輕而易舉,屢見不鮮。

這是舊軍隊舊道德的本質,也是其要害!

趙國璋的這次不尋常的經曆,使他對舊道德深惡痛絕——十多年後,當他發現上小學的兒子在看舊時代的俠義小說,頓時火冒三丈,毫不猶豫地將這本舊書毀掉。

俊達的遺作

俊達落筆首次披露或即將披露能反映曆史人物和曆史事件本質的曆史細節太多了。俊達要做的事也太多了,包括選取合適的單位,以便日後捐贈父親的遺稿、遺物。可惜,俊達於2020年2月6日0時0分在昆明因心髒病不幸離世。

圖片5

據本人不完全搜集,俊達生前已發表、待發表、未完稿的作品有:

就義在長春黎明前——父親筆記裏的閻其銘烈士

一、閻其銘烈士的故事伴我成長

二、閻其銘烈士的身世

三、父親與交通員閻其銘秘密接頭前,策反部署受挫

四、閻其銘傳達上級指示:全力配合我軍廿五六兩日總攻

五、按照閻其銘送來的上級指示,地下黨製定了配合總攻的起義計劃

六、父親將起義計劃交給了地下交通員閻其銘

七、閻其銘不幸被捕,堅貞不屈慷慨就義

八、得知交通員出事,地下黨冒著巨大危險堅守崗位

十、追查閻其銘被捕就義的內幕

兩張1948年老照片見證的曆史—— 迎接長春的黎明

一、總政回複:趙國璋同誌對革命有過特殊貢獻

二、長春起義臨時指揮所在父親的宿舍秘密開設

三、地下黨安排黨中央派來的特使劉浩同誌密見隴耀師長

四、地下黨第一次秘密策劃五四五團單獨起義

五、地下黨第二次秘密策劃五四五團單獨起義

六、地下黨和五四五團轉為全力支持六十軍全軍起義

七、解放軍代表進駐六十軍指揮所,曾軍長恍然大悟

八、尾聲:父親的心願

攻心之劍——父親的地下工作筆記本及相關故事

一、潛伏敵營的思想武器——黎明前地下黨員必讀物目錄

二、“這個仗還怎麽打啊?!”——中共《土地法大綱》對國民黨軍的巨大衝擊

三、“確實好、可以學、用不成、打不贏”——國民黨軍官學習《十大軍事原則》之後

四、“這有什麽,何必認真”——共產黨的主張使鐵板的裂縫越來越大

五、“更使我欽佩折服的是《中共整風文件匯編》”——國民黨軍團長申請加入共產黨

護心之盾——父親的地下工作筆記本及相關故事(續)

一、父親臥底敵營何以抄錄《甲申三百年祭》

二、《甲申三百年祭》和蔡斯相機

三、“多照幾張,作為這支部隊曆史的見證保存下來”

絕不能讓他們打到鴨綠江邊——解讀父親抗美援朝筆記

一、短暫的和平歲月

二、父親不幸而言中!

三、備戰煙筒山

四、高崗:“你們立刻過江,過江就打!”

五、入朝第一天

歲月難忘——父親與蔡正國烈士朝夕相處的日子

網址:/2019/1025/2037531.shtml?from=singlemessage

一、終身難忘的談話——初見蔡正國副軍長

二、“一科就應該是這個樣子!”——難忘首長的指導和支持

三、“朝夕相處,給我很多教育”——蔡副軍長的言傳身教

四、“他們事情多,那你就自己去寫”——蔡副軍長嚴格要求部屬的二三事

五、彭總:“相信你們……”——再次入朝渡海攻島作戰準備

六、“阻擊戰能守得住,還能跨海打勝仗。”——奪取攻島作戰勝利

七、“渡海攻島勝利,空軍功不可沒!”——首次陸空協同作戰

八、“為人民事業流盡了最後一滴鮮血。”——1953年4月12日青龍裏

九、“蔡副軍長是我所遇到最好的首長”——曆史在記憶中延續

還有:

《特殊任務——父親長春解放時清理敵特檔案的回憶

〈英雄兒女〉中的王成與王英的故事

白求恩醫生實施手術前後戴天翔伯伯三次痛哭

《開國少將讓我摸他臉上的麻子——大院兒故事之一》

《副軍長在農場吃便餐交錢交糧票的往事——大院兒故事之二》

……

《中央給紅軍第四軍前委的指示信——關於軍閥混戰的形勢和紅軍的任務(一九二九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五冊(一九二九),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0年版,第488頁。

毛澤東:《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決議案(一九二九年十二月)》,《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一九二一——一九四九)》第六冊,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檔案館編,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版,第732頁。

版權聲明:凡海疆在線擁有版權或使用權的作品均標注有版權聲明,如需轉載請點擊獲取合法授權,未經本網授權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係banquan@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Sunci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