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city

焦授鬆:油價暴跌,俄羅斯沙特誰更能扛
來源:光明日報 2020/03/12 10:44:47 作者:焦授鬆
字號:AA+

導讀: 盡管沙特是價格戰的始作俑者,但短期內就國際債務水平和承受能力來看,俄羅斯甚至比沙特更強一些,如果最終俄羅斯靠著外匯管製和國內政府基金頑強支撐,到頭來難受的還是沙特。

3月9日布倫特原油期貨大幅跳空低開,跌幅達31.5%,報31.02美元/桶;西德克薩斯原油期貨跌幅迅速擴大至27.5%,報30美元/桶,這是自1991年海灣戰爭以來的最大跌幅。與此同時,證券交易市場也迎來了“黑色星期一”。紐約股市9日開盤出現暴跌,隨後跌幅達到7%上限,觸發熔斷機製。截至當天收盤,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7.79%,標準普爾500種股票指數下跌7.60%,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7.29%。歐洲三大股指當天全線下跌。

究其原因,主要是沙特和俄羅斯沒能就減產協議談攏,開始打價格戰。3月6日在維也納召開的歐佩克與非歐佩克產油國聯合部長級會議上,俄羅斯未能與歐佩克就進一步減產150萬桶/日的協議達成一緻,出於報複性心理,沙特馬上發起了“全麵油價戰爭”,沙特原油巨頭阿美公司宣布將大幅降低所有類型的油價,6日當天原油價格就已經下跌了5%。隨即沙特決定大幅提高本國原油產量,其將從4月開始將產量提升至超過1000萬桶/日(3月的產量為970萬桶/日),此舉將進一步降低原油價格。作為世界最大的原油出口國,沙特的一舉一動都將給國際原油市場帶來巨大震蕩。沙特的戰略是試圖以最快的方式,將最大的痛苦強加給俄羅斯和其他產油國,努力讓這些國家回到談判桌前,然後迅速扭轉產量激增的局麵,並在達成協議後開始減產。歐亞集團的專家在一份報告中分析,衝突或將持續數周甚至數月。

此次事件的導火索是俄羅斯拒絕沙特提出的減產計劃,而俄羅斯為何執意抵製減產?這首先要回溯俄羅斯和美國的“宿怨”。俄羅斯需要依靠能源拉動經濟,而美國及西方國家長期的製裁導緻其經濟大幅滑坡。而在兩周前美國對俄羅斯重新進行製裁,包括在能源方麵繼續對俄羅斯進行控製,這導緻了俄羅斯強烈的不滿情緒,俄羅斯本來就減少了原油產量,把一部分的市場讓給美國,現在反遭美國製裁,正因為害怕自己的市場份額被美國奪去,所以俄羅斯才不配合歐佩克的減產計劃。

為了應對油價暴跌,俄羅斯中央銀行計劃暫時中止購入外匯(預計為30天),以防止資本外逃和盧布因油價下跌而大幅貶值。俄羅斯中央銀行表示,希望以此減少由於全球石油市場動蕩引發的國際金融市場波動。俄羅斯財政部周一也宣布,可以使用國家福利基金會的資金彌補油價下跌帶來的經濟損失。

盡管沙特是價格戰的始作俑者,但短期內就國際債務水平和承受能力來看,俄羅斯甚至比沙特更強一些,如果最終俄羅斯靠著外匯管製和國內政府基金頑強支撐,到頭來難受的還是沙特。現在全球市值最大且有著全球最賺錢的公司之稱的沙特阿美公司周末股價大跌8.18%,至30.9裏亞爾,該公司在去年12月掛牌上市時的發行價為32裏亞爾,這也是公司上市以來的最大跌幅。這種“自殺式”降價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正如2014年沙特就大肆增產,使布倫特原油一路暴跌,其意圖本來是想逼垮美國西得克薩斯原油,沒想美國反而通過借債堅持住了。當時沙特正是想聯合俄羅斯打擊美國,而這次沙特卻將矛頭對準了俄羅斯。不過業內人士預計,沙特和俄羅斯此次仍將就減產問題重新回到談判桌上,這似乎是唯一的解決途徑,否則價格戰無線持續的結果隻有兩敗俱傷。

值得一提的是,這已經不是國際油價第一次出現“跳水”。回顧國際能源市場的曆史,無論歐佩克國家自身的問題,還是國際政治經濟大環境的問題,每次國際油價大幅下跌總是與全球“黑天鵝”事件相伴而生,比如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裂、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都曾觸發原油價格從40%—75%不等的區間最大跌幅。

審視2020年的原油供需格局,疫情導緻的需求下降、原油供應沒有及時調整加上各方之間的政治角力等諸多原因共同導緻了原油市場暴跌的局麵。而未來的石油價格,將取決於全球經濟運行以及各主要產油國減產的情況。經濟上,鑒於周期性走弱以及新冠狀病毒的影響,短期內恢複消費的概率減小。從產油國的角度看,由於美國頁岩油的成本在40~45美元之間,因此油價回落到這個區間以下,頁岩油減產是難以避免的,屆時原油的供需格局會發生一定變化。市場避險情緒增強、原油需求下滑以及減產協議“落空”三方麵利空因素形成共振將推動油價進一步探底,疫情在海外正處於蔓延期意味著短時間內市場避險情緒很難降溫,原油需求下滑也會貫穿整個疫情的發展,預計上半年需求很難恢複到正常水平。

危機,總是“危”與“機”並存。有跡象顯示,2014年以來的這輪供給側衝擊帶來的原油價格波動或將結束,新一輪原油價格周期將開啟。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統計信息,2020年歐佩克與美國以外的國家原油產量將會出現較大幅度增長,主要增長來自巴西與挪威。2021年開始,非歐佩克石油產量增長將開始放緩。雖然2020年是美國以外非歐佩克國家原油產量增長的大年,但是這也有可能是上一輪高油價時期留下的最後的產能釋放高峰,自2021年起上一輪長周期原油產能的釋放基本告一段落。從曆史經驗來看,在流動性充足,美元偏弱的環境下,一旦出現需求側的好轉,需求回補的驅動力將帶來資產價格的迅速上行。曆史上數次經濟危機導緻的原油價格大跌之後的反彈過程均是快速而猛烈的,如果此次原油價格大跌可以加速美國頁岩油供給側重構,那麽需求回補與充足流動性有望驅動一輪較為強勁的原油價格回升。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係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Suncity ,